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爱二胡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3321|回复: 53

[转载] 二胡的乞丐情结

[复制链接]

升级   0%

发表于 2015-1-9 17:04:4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二胡的乞丐情结         
很多人一说到二胡,就会想到乞丐。比方,有一个网民,叫做dafet555,他在博客中说过这么一段: 拉二胡的老人似乎毫无表情,却又似乎包含着人类所有表情。我怪异地想:他在乞讨吗?

一些喜欢拉二胡的人,因为二胡会让人想到乞丐,自己心里就很不平。比方网上有个网名叫“老鼠”网民,在她的一篇博客中这样说:或许是从小就练二胡的缘故,我对二胡有着亲人般的爱恋,常常在茶余饭后,拿起心爱的二胡,拉上一首符合心境的曲子,那种任由心底流淌出来的旋律曾带给我N次的感动。或哀怨,或欢快,或明达。。。于是,愈加喜爱二胡。爱它独特的酷似人声的表现力,更爱它蕴涵着的深深的民族文化底蕴。不知从何时起,发现二胡被人们不自觉地和另外一件事情联系起来。那就是街头的乞丐。说实在的,我真的有点看不下去,眼看着自己钟爱的乐器频繁地在这种场合抛头露面,唉!汗!

当然还能找到很多例子,说明在不少人的心里,二胡与乞丐之间是有一种很坚固的联系的。

乞丐就是讨饭的人。讨饭就讨饭吧,他们与二胡有什么联系呢?还别说,乞丐当中还确实有不少人要操把乐器,或者走街串巷,或者坐在路边,演奏一下手中的乐器,既是用那声音招引人们的注意,也有那么些“以艺换食”的意思。

我看过相声大师侯宝林的书:《侯宝林自传》(上)。(下)大概没出来吧,我一直在等着、找着,可一直没找到。侯宝林在他的自传中回忆了他儿时学艺、卖艺的艰辛往事。跟很多就社会走过来的穷苦说唱艺人一样,侯宝林明白,过去的街头卖艺的说唱艺人,其实就跟乞丐差不多。他在书里有这么几段记述:

吃完晚饭,我再背着师兄,我们试图三人去串妓院卖唱,从天桥福长街二条到石头胡同,进南口串起来。每到一家,先从背上将师兄放下,老师拉京胡,师兄拉二胡,我打板,拉个“小开门”或是“夜深沉”。接着,我站着剧目到各屋里问问:“老爷,您听段儿二黄吗?”

… …

这是个拉大低音胡的艺人,他那胡琴的筒子是个铁壶,把壶嘴儿去掉,在眼上按上根棍子,弄上弦就是胡琴,他就拉那个。所以大家叫他“大铁壶”。他没固定的地盘,他看哪儿有空,就在那儿唱一段。

… …

莲花落本来是高尚的人不大接触的东西,属于跑江湖、要饭行乞的玩艺儿,… …太平歌词用的小竹板跟人转用的小竹板本出于一个传统。

… …

这时候我们也唱戏,也说相声,随身带着小竹板、醒木、白沙子口袋等东西,哪儿有机会就在那儿说一段。

… …

朱阔泉先生在西单商场演出时,每天去得早,观众没来齐,他就挥动大板说段数来宝招揽观众。

… …

数来宝,同行术语叫“扣溜”,就是说依然在商店门前来回唱,只要商店里扔出一个钱儿就走,形容艺人跟要饭的差不多,……江湖上也叫它“穷门儿”。当然,像莲花落、金钱板、三棒鼓、二人抬这些打击乐器上装有铜钱的演唱,都应属于“穷门儿”。

从这几段记述里可以看出,的确,在那个时候街头说唱艺人简直就是被当作乞丐看待的。另一方面也可以看出,那时行乞的人的确有用“道具”的当中,而那些道具当中,二胡不是主要的,竹板倒是蛮主要的。

现在北京有个曲艺团体,名叫“德云社”。德云社里有位演员叫李菁。前些日子,我在电视上看“特别接触”,那天的特别来宾就是他。他在节目中讲到他在德云社的经历时说:德云社刚刚开业时,观众并不多,往往需要他们站在大门口,用喊的方式招徕观众。有一天,轮到他去大门口负责招徕观众。他本是快板演员出身,站在大门口用说唱快板书或者数来宝的方式招徕观众,本来是正合适的,可是他打了两下,说什么也打不下去了,宁可只用喊的,也不肯打快板。最后还是进去干别的了,让别人站那招徕顾客。为什么呢?他说他感觉到自己像个“要饭的”的了。他对电视观众解释说:也许有人不知道,过去要饭的是打竹板的。

这我理解。70年代,不知为什么,有一阵子,很多小孩子手上拿着副竹板,走到哪打到哪。不少家长就骂:干什么?像个要饭的似的!那时我不明白,就问大人。听了大人的解释,就知道了原来过去要饭的是要打着竹板挨门乞讨的。

著名相声大师马三立,也在他的一个相声段子里,就表演了旧社会乞丐乞讨时,在人家门前说数来宝的场面。

这些都是中国北方的事。在北方乞丐们习惯用竹板,还有用牛骨板的。南方呢?我不知道。

可即使在北方,现在好像竹板与乞丐的关系在人们的心目中倒不如二胡呢。就是说,一提到竹板不一定有人想到乞丐,可一提到二胡,想到乞丐的人还多些。这是为什么呢?

有人说,乞丐用二胡,那是跟二胡便宜有关。过去买个二胡,几块钱甚至几毛钱都能买到。可是竹笛更便宜呀。

有人说,二胡拉出来的调子很悲哀,乞丐用这个博取人家的同情。这似乎有点道理。但是如今在街上看到乞丐,拉出的恐怕不少都是人们耳熟能详的电影插曲、流行歌曲之类,拉出的效果也不一定那么悲哀。

说到二胡拉出的声音效果,倒真是有的琢磨。二胡拉出来的声音很有特色。这个特色就是它的声音非常与人声相似,特别是再一揉弦,那简直是如泣如诉。当然,二胡演奏欢快的乐曲同样具有非凡的感染力。可是二胡的声音,给人的印象总还是“如泣如诉”。笛子、琵琶、扬琴、筝,虽然也能演奏各种情感的乐曲,但人们一般还是不用“如泣如诉”来说它们。

大概二胡的这个“拟人声”的如泣如诉的声音效果,很容易让人想到“悲情”吧。悲、惨、可怜,这些往往又与乞丐有关吧。如今的乞丐拉二胡,拉出的曲调不悲哀,这也许倒还让人觉得,人家乞丐自己苦难,却还要用二胡拉曲子,给别人带来快乐,真值得让人同情。

阿炳的《二泉映月》在一般民众心目中,几乎就是二胡的代名词了。提到二胡就让人想到阿炳,提到阿炳,就让人想到《二泉》。《二泉映月》这首乐曲表现的是什么情感呢?不同的研究者有不同的看法,但是认为二泉表达的是旧社会穷苦人的悲愤心情的人恐怕非常不少。邓建栋在接受采访时的一段谈话应该能说明问题,他说:有人可能对《二泉映月》的理解,是描写景色的美好。因为天下第二泉就在无锡,以为是这个二泉映着这月亮。其实恰恰相反,在二泉的上方有一个亭子,月亮是根本无法投射到泉里的。另一种理解呢,就是很多人都感觉是苦大仇深,阶级斗争,同情阿炳的困苦与悲伤。但是我的理解呢,可能这几方面都会有。我认为整个《二泉映月》是阿炳自己人生的一个真实写照,人生中不可能一直都是苦的,也包含了对未来美好的向往。

有相当多的人觉得二泉表达的是“悲”。这又与两件事有关。一个是,阿炳自己就是个卖艺的,几乎就是个乞丐,这令人怜悯。第二,他是个盲人,这也令人怜悯。这两点都是令人心生“悲情”的事。其实阿炳还是个道人。可自打七十年代末《二泉映月》被“允许”出来以来,一介绍《二泉》差不多就要介绍阿炳,而一介绍阿炳,差不多就要说到他是个瞎子,在旧社会过着如何如何的悲惨生活。他曾经是位道人,就不大说了,说,也不做为主要的说了。这恐怕就与中国当局对于宗教的态度有关了。他在旧社会也曾有过一些旧穷人的不良作为,就更不说了。这恐怕就与中国的“无产阶级”、“劳苦大众”的形象有关了。假设,阿炳不是瞎子、曾经不那么穷,对他的介绍会是什么样的呢?《二泉》的命运又会如何呢?大概阿炳在妻子董翠娣的引领下,拉着二胡孤独地走在掌灯时分的小巷里,这似乎是人们心目中的固定印象了。

当然,搞艺术创作要有生活底蕴,这是真的。但是,今天的中国,的确有不少充满悲情色彩的艺术作品,包括二胡曲作品,他们的作者是不是也有充满了悲情的生活经历呢?是不是也曾经过着“苦大仇深”的生活呢?他们的作品是不是也在诉说着、控诉着什么什么呢?

阿炳的作品,除了《二泉》以外,还有《听松》等等,可是《听松》等等却没有像二泉一样流行得这么广泛。这与很多因素有关。但是,这也与《二泉》于七十年代末被允许出来时的社会政治背景有关。那时,介绍者们不知不觉地在介绍中揉进了“瞎子 – 穷苦 – 悲情 – 愤懑”这样一道式子。那个时候,在文化艺术领域里,这样的式子还仍然是很重要的东西。

一旦一个形象确立起来了,人们就离不开它了。人类是需要“图腾”的。雷锋就是一个图腾,至少曾经是。他象征着一种人格。鲁迅一个图腾,至少曾经是。他象征着一种文化。阿炳是一个图腾。现在也仍然是,恐怕将长久地是下去。他代表着二胡。而阿炳,作为一个图腾,他是个瞎子,曾经是个乞丐,曾经过着悲惨的生活,拉着苍凉的二胡曲,这些是很难从这个图腾身上拿下去的;拿下去了,这个图腾就不再是这个图腾了。

竹板与乞丐有关,这没有什么。二胡与《二泉映月》有关、与阿炳有关,这是一件令人回肠荡气的事实!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0%

 楼主| 发表于 2015-1-10 10:02:01 | 显示全部楼层
我就是在狠抓阶级斗争的年代里,升学无路、就业无门的情况下苦练二胡的,不管什么地方,只要有饭吃就去拉,能有几个钱简直就喜出望外。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71.78%

发表于 2015-1-9 19:33:28 | 显示全部楼层
我在桂林游玩时,看到很多乞讨者边走边拉“战士爱读老三篇”,还真引起了我的共鸣!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19.33%

发表于 2015-1-9 19:58:26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位作者就这个题写了这么多,实属不易!
其实要讨钱,弄个什么东西的都有,牵个狗,牵个猴,把条蛇挽到脖子上,拿付竹板呱哒呱哒敲,近些年,有拖着一个大音箱,一边放流行歌或者口唱流行歌的,更有磨地推动小车而上面摊着一个残缺不全的人,还看见过弹吉它,弹电子琴,......,他们也在与时俱进!真的什么都有,可能大城市里品类较少,小地方小县城经常可以看到。
也不光是二胡,究其原因,应该还是由于成本和乞讨者的爱好所致,现在能看见拉二胡乞讨的并不多见,多年前较多的缘故可能是盲人干 这个的多点,一边拉一边走,不会耽搁他的行程,而且盲人一边拉着走,等于是告诉路人我来了,起了喇叭警示的作用,也具有有声广告的意义,与吆喝卖东西差不多。而现在的盲人从事这类活动者,一般集中在某一地方,形成“算命八卦”市场,不太需要到处去跑了。
十来年前有一次我看见一拉胡琴讨钱的,因为考虑自己多年前也拉过点琴,就借过他的琴拉了拉,他那琴上的松香用火烧上去的,绝对一大砣,一边拉一边有粉子掉落,估计十天半个月不需再烧上去了,我一拉,就产生出锯木头的效果,还真的没有他拉得那么顺溜!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29.5%

发表于 2015-1-9 21:14:08 | 显示全部楼层
1949年后,多种文艺形式的艺人被收编,地位一下子从民间成了官办文艺团体中的一员吃起了皇粮,从剧院、电影到现如今在电视平台,成为为群众所喜闻乐见的为人民服务的上层建筑而上大红大紫。如越剧,东北二人转、黄梅戏等等,以前都是民间的讨饭调,二胡作为其中的配角也不例外。百年历史过去了,过去是过去,现在是现在。我等二胡爱好者,当以宋飞、于红梅,朱昌耀、邓建栋。。。大师为偶像,我们也是在追求艺术,陶冶情操,修心养性。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29.5%

发表于 2015-1-9 22:03:27 | 显示全部楼层
拉二胡不必自卑,我才不管旁人说三道四。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0%

 楼主| 发表于 2015-1-10 09:11:06 | 显示全部楼层
过去,学艺(拉琴唱戏等)就是穷人家孩子找饭吃的一条路,投入就是自身的勤奋和聪明才智,现在……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1.23%

发表于 2015-1-10 09:38:1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cas 于 2015-1-10 10:22 编辑

无论怎么说,二胡在大多数人眼里与悲凉是分不开的。在刘天华之前,二胡一直在民间,而中国的民间百姓,悲凉的生活就是主题,更有破落者将二胡变成了乞食的工具,所以二胡音色悲凉沧桑的音乐元素就深深的印在国人的印象里。影剧里面凡是镜头是悲惨的画面,背景音乐就少不了二胡,因为二胡的声音总是悲悲切切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0%

 楼主| 发表于 2015-1-10 10:14:22 | 显示全部楼层
cas 发表于 2015-1-10 09:38
无论怎么说,二胡在大多数人眼里与悲凉是分不开的。影剧里面凡事镜头是悲惨的画面,背景音乐就少不了二胡, ...

一肚子的苦水还要上台去拉什么金太阳、幸福花,所以你要突突我也想突突。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1.23%

发表于 2015-1-10 10:24:31 | 显示全部楼层
坐卧随心 发表于 2015-1-9 22:03
拉二胡不必自卑,我才不管旁人说三道四。

拉二胡肯定自卑,连演奏家都没信心,走演奏洋乐的路子做门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爱二胡 ( 蜀ICP备07505298号  

GMT+8, 2017-10-21 02:02

© 2010-2014 爱二胡网 

——我的二胡网!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