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爱二胡 返回首页

天人二胡的个人空间 http://www.ai2h.com/?656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天人二胡诗歌》前言

热度 1已有 140 次阅读2020-6-3 09:43

 《天人二胡诗歌》前言

2011年至2017年,我在《爱二胡》网站刊登210作品。经版主欣然随风同意,我又以管理级别身份,深入笔生花栏目,整体修改天人二胡诗歌,继续扫扫、晒晒、旺旺这群不速之客,其奋斗目标是:让每段“二胡”百叫百拉。可修改到2019年上半年,还是不尽人意。我只好当贾岛,学习僧敲月下门,在线下推敲。眼下,《天人二胡诗歌》品质+数量之多,业已跃居因特网乃至人类社会第一希有。(注:笔生花栏目还没及时更新

    翻翻注册资料,我线上2738小时了。十年来,我是活跃会员,就应该对“我的二胡网”多做些贡献。讲到这儿,我喜欢穿上欣然随风奖励给我的爱二胡T恤衫,去风景如画的地儿,爱二胡,拉二胡,大力宣传网站。

截止2020年六月搁笔,天人二胡虚心倾听部分读者意见,禁得住“看不懂”“连不上”等多方面的严肃批评。我改正这些错误了,也许就不再老自我批评了。其实嫌麻烦也不对,最近忆起鲁迅先生“朝花夕拾”想要定稿下来,才猛然重新感悟杜甫语不惊人死不休的另一层禅意:苦吟人的文学慧根,总把迟来的灵感以集大成身份不断扬弃过往作品。

因为《天人二胡诗歌》称赞的领地有泱泱华夏那么大,因为《天人二胡诗歌》穿行的领海有航母是移动的国土那么大,因为《天人二胡诗歌》飞翔的领空有地球经纬或者外天那么大。《天人二胡诗歌》真凭实据弘扬爱国主义,其艺术形象思维老没赶上日新月异的大国崛起,还没特别吉祥如意也是必然的了。著名作曲家孟庆云央视4谈创作体会也说“好作品是熬出来的”。可见不忘初心,增添点儿信心,一个总把新桃换旧符的过程,就叫做中国优秀诗歌的传宗接代。

记得书中《致中老年二胡》有儿时是人生第一个黄金十年的提法,眼下欢度退休年龄,就是人生第二个黄金十年了。我这就开始打印,把《天人二胡诗歌》精装起来,隆重表彰一个民间二胡的先进事迹。

我悟到:大凡美好事物内核都是圆的。他会自生空间、时间和速度奔向四面八方。释迦摩尼佛带人身传法时,提及过东、南、西、北、上、下“如是平等”的一种大千世界概念。自从历朝历代的研究者使用天文望远镜、显微镜洞察宏观和微观,发现圆里的物种不间歇地分解、化合、置换、转基因、数字技术信息化、机智过人,天体形状就逐渐变成椭圆了。希望爱二胡也爱中国二胡诗歌的会员们,抓时间再来看看天人二胡,此刻一起圆觉、圆融,千金不换。如果把《天人二胡诗歌》与学院派、团体派的二胡独奏联系在一起的话,那么,从中国二胡的大局观里,就会看见更加鲜亮的混响、多声部,看见更加唯美壮丽浪漫、夸张。

2017年7月30日,就着我闲庭信步等待天人二胡诗歌前言还没来佳句的档口,我像举重运动员那样,既凝心聚气,又举重若轻的信手涂鸦一枚“天人二胡”石印。当天就大功告成啦。由于是写自己,猛看印文,我漫卷诗书喜欲狂,自以为有欲穷千里目、快乐遥望老家的感觉。这颗石印传达史前灵气,印文造大势,笔笔送到,半掩半露之间积淀、彰显生命过程的淋漓尽致,是直接抒发《天人二胡诗歌》的大写意。

把自己定格为老小孩篆刻石印算返老还童。谁都这样曾经过。高攀着说,真的有点儿像白石老人不看别人画展“怕自己不知道怎么画喽”,这实在不是为了骄傲,而是强调自己在这个世界上不被重复。我第一次买石头,还没来得及买刻刀,已迫不及待的用锥子、钢锯、苹果刀,雕刻我从眼中到心中,再从心中到印面的世界观。那咯咯的笔画动静,自在由我,具备运弓如运指、运指如运弓的亲和力。我先把总感受刻上,再把细致入微找足。我头一次刻H,也希望后来不再刻。一枝红杏出墙来的享受,很满足最到代的《天人二胡诗歌》。

就跟不管好看坏看,儿女从不埋怨父母给的外貌似的。我决定把这方满血复活,佩戴在《天人二胡诗歌前言》的落款处。如此这般配置历史悠久的命运,我的锦绣山河再不需要给谁打报告还得经过审批了,退休退出社会没人管就好办事儿了。现在,我宛如蒙古族牧民必须呼麦、必须长调、必须舞蹈那样活着,拥着自个儿的吉祥三宝玩耍每天。在退休视野的宁静致远处拉二胡是过命的独奏,在最美不过夕阳红的淡泊明志中吟诵《天人二胡诗歌》是过命的独白,在泱泱华夏的蓝天碧野之间加盖“天人二胡”是过命的独享。

珍惜并且高扬这种自诩绝对算个由来已久。记得八虚岁那个晚间,我明日要上小学啦,爸爸让妈妈点上珍贵的煤油灯,又环绕着光明给我起名儿。打开明朝以来的家谱,围观祖宗们的传承,指点着就跟牌位一样的姓名,娓娓叙述起“这都是你爷爷当年告诉我的”故事。家族年代久远,父亲解放前四年级的文化水平忙忙碌碌做这件事也很吃力。几个朝代下来成员众多,爸爸生怕把我起重复了。看呐看,期待爸爸带领我在新中国诞生不久,起个好名字,将来或许长出息。起到进入子时还没起出来,爸爸只好灵机一动,干脆合上族谱,微微闭上眼睛许完愿,再下意识的掀开某页,食指一按说“是哪个字就是那个字”。一按就按住“超”。世字是应该续的辈分,“谷世超”沾上祖宗的光,就这样传承有序地从家谱中诞生出来。

我当即发觉大人给小人儿起名字,是用来激励后代或者间接表扬长辈们的。面对古今,我终于站住一次“世超”的样子。遥望我曾经读过、背诵过的文学课本,我DNA长这么大,才首次大着胆子夸奖一回自己,这辈子“当知是人”值。春晚孙涛活到当著名小品演员了说“我骄傲”,蔡明小品晋升为“蔡小姐”奇怪“这是为什么呢”?我马上谈谈落草民间范围的二胡,想把琴声拉优秀点儿,我这本《天人二胡诗歌》有题有答案。

一般的说,本地那些被年龄包浆老旧了的深陷皱纹的“胡”痴,只要痛改前非,自首过往都不对了,自告奋勇的走进《天人二胡诗歌》,同化《天人二胡诗歌》练琴境界,就像从农村搬进城市改变居住环境一样,修习几年,大有几率取得青出于蓝、胜于蓝的成绩。当然,儿童零基础没错误,学二胡就不用改正错误啦。

表面看《天人二胡诗歌》是文学作品。实际上眼瞧是我爱二胡、拉二胡开悟的秘籍。其取法及技术细节,全用天人二胡诗歌温存、温润的透转过来。刚刚登录现实社会,就又使用《论二胡臂弯运弓临界》打捆,阐述给结缘的二胡爱好者。我深深地爱着这篇“脍炙人口”。

实事求是很容易直言不讳,也很容易被哂笑。百灵鸟飞过天空,天空不停鸟。记得这话是2018年飞进脑海的,即刻找纸记下来吧,他就是《论二胡臂弯运弓临界》的来由。欢笑吧,我端详着这些有感而发的永远听我指挥的天外之客:那里边没有老师回归自然。

我走出一条没拜专业二胡老师的我行我素。天人二胡扬弃和发展、完善和优化先天与后天,使用全部激活的中国诗歌有韵、换韵、无韵之大视野,启动二胡臂弯运弓临界的高山流水,跟进不废江河万古流。我决定把论著与《天人二胡诗歌》联袂起来,送给愈来愈有福气的继往开来。

我坚决反对一阅读这本书,就粗浅的转换身份当小贩的二胡自由主义者。谁侵犯著作权,谁不尊重天人二胡的前世今生,谁变成尖嘴兔子。《天人二胡诗歌》生成美好艺术形象很不容易,他在生命长河中度过千辛万苦。这本书单就2010年至2020年,就历经了马拉松式的拉练才感觉出尽。既乐此不疲地很累很累,又有些理屈词穷。一旦“山穷水尽”没词儿了,就精装起来当作收藏吧。往大千世界里的DNA瞧瞧个中滋味,专业和业余二胡虽然宅居的上层建筑、经济基础不同,但都存在广阔的爱二胡基因期。谁厚德载物多,谁过世入世传输得厉害,谁二胡好声音越来越去粗取精、精艺求精。

多些想象力多点儿好自己。我2009年正式开始买印度小叶檀二胡看视频自修,一接触演奏家就有醍醐灌顶的质感,敢比婴儿蹒跚着学走路,那时候颗粒性快弓就朝我走过来,我也朝琳琅满目的独奏曲走过去。也许职业原本是国办教师,刚刚迈开连跌代跑的步伐,一位叫徐晓霞的女士打我身边悄悄路过,又猛然回头问“你教呗”。她就做了我的弟子。

时至2018年初,我出来“开悟以后拉自己”的状态。我一这样,20198月,有位长期没时间谋面的区政府纪检官员叫涂德胜,清晨去还乡河公园锻炼身体,他一边追赶想要长寿的暴走族,老远邂逅我,迫不及待的大着嗓门呐喊,“老谷,听说你二胡突然拉得好听啦”。他这种大路朝天的一声晴天利好,大摇大摆的结题了我大一年多来,我只知道放学之后陪伴孩子公园游戏的家长,不经意的当面点赞我。如今,大好形势太凶猛,真的有点儿哗啦啦大张旗鼓。我的二胡信息不胫而走,传遍丰润区另一个大公园。

至此,我广告祖国各地的中老年二胡们,快来瞧瞧我的情景剧吧。每天,我让太阳照耀着郁郁葱葱的公园乐享二胡世界;每天,我让月亮沐浴着家门口让二胡如此多娇。我的《天人二胡诗歌》是鼎新天籁,是民间二胡增长极,是草根二胡的风华国乐。

这使我想起二胡演奏家著出售教材,他们把厚厚的考级难题摞起来,摆放在商品社会高处,异口同声地没给答案,导致全国二胡粉丝做大几十年,连带着孙子也做不出来。我数数本地同行们,百分之百的黑发都丰年好大雪了。

我家住河北。我拉二胡距离北京最近。我避免了处于稍逊风骚的省份影响我的得天独厚。我让弦语诗语的视觉视听优化、美化、净化社区环境、意境及其艺境,我让诗语弦语惟妙惟肖地拟态万千气象。随着跨年份修改时间延长,每首天人二胡诗歌逐渐的都比初稿增加了多多益善的神来之笔哦。不高于身外之物就不会高于生活,不深入音乐时空辛勤劳动绝不是二胡艺术。一首天人二胡诗歌业成为一首不说假话的二胡独奏曲,一首不说假话的二胡独奏曲飘扬一首天人二胡诗歌。

我的弦语诗语敢比一家干干净净、香气袭人的小餐馆儿。那时候,坐式公园的氛围全是我自己的了。三三两两“顾客”可以一齐提着鼻子、张开耳朵,饱享我安分守己的远离低级趣味的音乐盛宴。

我等于多个平行宇宙。平行宇宙天生一座天人二胡沙龙。有了这个诗情画意的琴思、琴情、琴韵、琴缘,其如醉如痴的逃税感是,不时有好事的老太太和老头子颠颠悠悠的走近我,非得旅游观光这块没经过注册商标的新大陆,才美、才爽、才有乐趣。我全心全意地接待这部分白发苍苍的知音难求,愉快地演讲起“胡”说。胡说胡有理诠释不管是谁,老啦老啦都应该做一项愿意的事儿正好是“工作”

结果,许多锻炼身体的陌生人时间一长就熟悉啦。如果早晨一见我身背二胡出发就会说“上班啦”,假使傍晚一见我身背二胡回家又会说“下班啦”;还有邻居一见我偶尔没带二胡就会发出幽默的诧异“今天怎么没拉二胡啊”。    

我拉二胡独奏拉《天人二胡诗歌》,可没包括这些自然界的美谈。那就开心的笑一次,为了别人,渴望的为了自己。

末了了,我计划把一本《天人二胡诗歌》传承给我儿子谷重横,另一本寄希望陪伴在我百年之后的灯火阑珊处。

我再说说我从1977年来诗。真正起因第一本《谷世超诗集》前言有,我把我那里的诗情画意先蜻蜓点水款款飞一点儿:

四十年赋诗源自梦,

如来妙语建设自己。

一种命运一条道,

一把大笔一杆旗。

天人二胡   

二〇二〇年六月九日定稿


路过

雷人

握手
1

鲜花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Archiver|爱二胡 ( 蜀ICP备07505298号-2 )

GMT+8, 2020-7-6 07:04

© 2010-2020 爱二胡网 

——我的二胡网!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