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爱二胡 返回首页

大象无形的个人空间 http://www.ai2h.com/?2611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王安潮:多一些创造,少一点拘谨(原创)

热度 1已有 188 次阅读2018-2-28 08:55



    演奏者对新作品推动的作用很大,这在民乐上尤为明显,由于中国民乐曲作者和演奏者在20世纪上半叶以前多为同一人,如刘天华阿炳、孙文明、黄海怀等;随着20世纪中叶以后越来越多的作曲家参与到民乐新曲创作中,演奏家兼职创作的这一传统在逐渐减少,但还有,如刘明源、任同祥、王昌元、闵惠芬、胡天泉、刘德海、鲁日融、陈耀星等;即使当下仍有,如王中山、张维良、邓建栋等。随着民乐曲现代化的纵深发展推进,大量的演奏者乐道“忠于”本职工作,参与作曲者越来越少。在这一过程中出现,演奏者开始依赖于作曲家的曲解,创造性的思维越来越少,有的甚至谨小慎微,在新曲演绎过程中变得拘谨畏缩起来,为作曲家马首是瞻,忘记了演奏者二度创作的应有职责,不愿或不敢融入自己的见解。有的认为这是学术规范表现之需,有的认为这有利于作曲家表情达意的准确。其实,这种规范或直意是演奏者惰性使然,对新作的推动是极为有害的,尤其在当下文化自信的语境中,如何发挥艺术作品在推陈出新的每个环节中的作用?多一些创造,少一点拘谨,这不仅是观念的新展问题,更是技术创新的契机。如何增多或减少?笔者建议如下:

    首先要变被动接受为主动出击。虚心地接受作曲家的创作意图,是演奏者快捷地通达作品内容诠释的基础之一,有条件的情况下,能当面聆听作曲家的曲解是非常必要的环节,但不能仅止于此。据朱晓谷回忆,闵惠芬当年首演二胡叙事曲《新婚别》时敢于对乐曲展开部融入创造性的特殊处理,尤其是在各个连接处或华彩段上,或增或减的处理使其创造性融入作品中,她与创作者朱晓谷、张晓峰在诠释作品上的开放心态,使得这部作品在“上海之春国际音乐节”上一经亮相就迅速为大众所喜爱。闵先生之所以敢针对《新婚别》主动出击,与其之前在《江河水》等作品上因主动融入个性所取得的经验有关。没有成功经验的邓建栋却将主动出击做了尽可能地发展,毕业前,想挑战的他主动委约了并不认识且还身处西乐作曲领域的王建民,两人由此而迸发出了青春的创造性的火花,《第一二胡狂想曲》以其新颖的音乐语言而令学界为之眼前一亮。我想,邓建栋敢于主动出击是其突破自己的重要举措,其中的“大胆”当然来自于他基础演奏技术的扎实而自信,而他在作品处理中深入细致的案头工作及之后的不断发展,将自己坚守的不断超越自己的理念始终贯穿。笔者在2017年“新绎杯”十大演奏家的颁奖音乐会现场,看到邓建栋将《一狂》缩减为组委会规定的长度并将作品内容进行了恰到好处的诠释,其干净利落的处理让观众丝毫未觉得作品有了改动,缩减版的有效处理使这部已成经典的作品焕发出清新、精致的光彩。

    其次要敢于超越前人和自己。民乐经典少,致使如《二泉映月》之类的作品从附小、附中拉到大学、研究生阶段,身为演奏家后仍要拉,如何才能每每不同?超越前人和自己,不可或缺。邓建栋先从左右手的技术细节变革来超越前人,将华彦钧本人手下质朴的曲风中融入现代的审美,如左手的触弦更为简洁、精准,再结合右手的运弓,使得音色更为集中、明亮,再加上音乐发展过程中不断变化的声响频幅,在低沉的“二泉琴”音色之中增加现代人更愿意接受的淳厚与爽气,这就使其演奏不同于既往的华彦钧版、闵慧芬版,在质朴、细腻的吟唱之中加入流丽、秀气的气质。刘英在演奏《百鸟朝凤》中综合了唇、齿、舌、气等技术,尤其是舌顶音等技术的创造性发展,使得他演奏的版本较之于任同祥版有了很大的不同,尤其是华彩段更加明丽而极具艺术效果,能适应现代人的审美需求,从而使其演奏现场效果好,他的演奏版在网上点击率能数以亿计。超越自己可能比超越前人更难,尤其在成名成家之后,还能将创造性贯穿其演奏始终。笔者在北京和武汉两次听到刘英现场演奏的《百》,他总能根据现场观众需求而作技术的灵活性处理,或简洁或冗长,或诙谐或写实,或大处立意或小处渗透,创造性地发展了这部民间器乐曲现代空间。

    再次要严谨而非拘谨地面对谱面。新作品的乐谱在呈现时有多种可能性,首演者的先入为主音响是决定作品成败的重要一环,那些创造性强的演奏总能赋予新作以腾飞的翅膀,所以,陈其钢愿意为《逝去的时光》的首演而等马友友两年多,王建民的二胡曲和古筝曲多是为特定演奏家所写。现代作曲家常会在谱面上细密地标记演奏方法,这或许是演奏者拘谨的理由之一。其实,有经验且愿意为之付诸创造性才华的演奏家会在严谨地对待创作者的意见及谱面的信息基础上,智慧地以理性加感性而灵活处之。邓建栋在演奏《我的祖国》时为求得与乐队辉煌音响对比,以软起音和较多的揉弦、颤音等更为南方歌腔化的处理而融入其柔情,这是他以小我的视角而表现自己对祖国这一宏大主题的理解,这一贯穿全曲的“情”以多样的二胡音乐语言反映在不同乐段中。吴强以中阮弹拨特色奏法而展现西南长线条音调的《跳乐》,谱面上的长篇幅同音反复被以丰富音色变化而赋予鲜活的音响形态,她的无拘无束的创造性演绎在乐曲开始部分就极富效果地吸引了观众。唐俊乔在展现《中国随想No.1东方印象》形象时着意于清秀飘逸的谦谦君子,谱面的竹笛音乐语言在断音中求连带,在连音中求顿挫,并不刻意于贪大求全,创造性地展现了中国的东方文化印象。严谨但不刻板,会将演奏者创造性的智慧融入作品之中,这会是创作者所喜爱的;反之,那些没有创造性的盲目遵从式的拘谨,即使再准确地反映乐谱,也是创作者所颇感不适的。

    演奏是激活乐谱和创作者才情的二度创作,是连接创作者与大众对话的重要纽带。多一些创造性演绎,既是对自己演奏技术及其理解的自信,也是当前中国文化勇于展现内涵的文化自信,它会使那些经典为更广泛的当代人所见识,还会使那些有经典潜质的新作实现蜕变。而拘谨,表面上看是听话、尊重,实则是对创作者乃至民族音乐文化事业的别样戕害。


邓建栋:《我的祖国》





路过

雷人

握手
1

鲜花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Archiver|爱二胡 ( 蜀ICP备07505298号 )  

GMT+8, 2018-12-16 18:56

© 2010-2014 爱二胡网 

——我的二胡网!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