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爱二胡 返回首页

大象无形的个人空间 http://www.ai2h.com/?2611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孙文明:鲜为人知的与“阿炳”同载史册的盲艺人

热度 4已有 80 次阅读2018-1-9 12:05




2017年11月24日,为上海音乐学院建院90周年,由上海奉贤区文广局和上海音乐学院民乐系共同主办,由上海音乐学院著名二胡演奏家汝艺教授独奏的“孙文明二胡作品音乐会”隆重上演。 

阿炳”的艺术人生
 
提及二胡,可能最先让人想到的是“瞎子阿炳”。虽然孙文明没有像阿炳那样在乐坛上享有盛誉,但与阿炳同为盲艺人的他,在二胡表演、乐曲创作、乐器革新等方面所作出的杰出贡献同样不可磨灭。
 
1928年孙文明生于浙江省上虞县,4岁那年因患天花而双目失明,12岁即拜师学算命,以为谋生之道。13岁起即颠沛流浪,行走各地。次年他在庙里偶遇一位瞎子二胡民间艺人开始跟随他学拉二胡。
 
心灵手巧的孙文明在流浪苏南各地的途中四处求教,潜心钻研,博采众长,在学会了当时民间流行的江南丝竹、戏剧曲牌、民歌小调的基础上开始追求自己独创性的二胡演奏技巧和艺术风格,并尝试创作二胡曲。
 
1952年,他辗转飘荡来到奉贤,入赘于南桥镇东街光明弄潘家,改名为潘旨望。生活上得到政府和街道组织照顾而渐趋稳定的孙文明创作欲望更加强烈。

至1957年3月,他先后创作了《流波曲》、《四方曲》、《送听》、《弹乐》、《夜静箫声》、《春秋会》、《人静安心》、《昼夜红》等八首二胡独奏曲和《志愿军胜利归来》等作品。
 
孙文明的“天才”是因当地的记者发现并且第一时间报道而引起广泛关注的。1957年3月,他到北京参加了全国民间音乐舞蹈汇演,受到周恩来总理、朱德委员长等中央领导人的接见。
 
曾经陪伴孙文明很长时间且年逾八旬的上海音乐学院著名二胡演奏家林心铭教授回忆道:1960年秋,消息传来,盲人孙文明要到我们上海音乐学院进行教学,并在大礼堂开独奏音乐会。

一位盲人,当时能在全国最高音乐学府的上海音乐学院开独奏音乐会,也的确是件新鲜事。音乐会的当晚,民乐系的师生济济一堂,静心地聆听孙文明的精彩演奏。他一曲又一曲,所奏的主要是《流波曲》、《四方曲》、《人静心安》等器乐类型的乐曲。

据他说,这些曲子比较内在,是给内行听的。当然,当时他也穿插了少量娱乐性的模仿音乐,以活跃音乐会的气氛。他的演奏时而委婉哀怨,时而欢乐活泼,真是声声扣人心弦。

当时我就被这乐声迷住了。我向当时的系领导陆修棠先生要求希望能向他学琴。后来在陆修棠的安排下,他为我们几个二胡学生上课了。

 
由于孙文明眼睛看不见,每次总是由他夫人潘亚娥陪着来上课的,有时还带着他的女儿潘音月一起来。第一课他就教我拉《四方曲》,接着拉《流波曲》。

当时他介绍说,这两首曲子本来是一首曲子,新中国成立后,为了配合忆苦思甜运动,把慢段抽出来发展成《流波曲》,快段就成了《四方曲》。两首乐曲的手法比较接近,所以要我一起学。我还学了《人静心安》、《弹乐》、和《夜静箫声》等几首曲子。

这一学可苦了我,因为他的手法和我们的演奏手法是大不相同的。首先,我们是把二胡放在左腿上拉的,而他却要把二胡夹在两腿之间来拉。对于这种拉琴方法,我很不习惯。

其次,他拉琴时千斤放得很高,有些曲子甚至不用千斤,因此把位很大。再加上大跳把很多,音准就很难掌握。

第三,他运弓虚实兼用,变化多端,尤其难以把握。例如《弹六》,二胡所演奏的乃是模仿琵琶、三弦的颗粒性音响,至于那《夜静箫声》,用虚弓模仿洞箫的音色,至今很少有人能像他那样奏得维妙维肖。
 
1962年,按照聘约就要满期了。我只觉得时间过得太快,当时我虽然学得很用心,孙先生对我的学习也很满意,可是我深知,我奏起这些曲子来总不及孙先生奏来那么有神韵,我还没能尽其所学,他就要走了,依恋之情不觉油然而生。

我想,人走了,他的演奏艺术可不能走。因此,我向陆修棠先生提出请求,能否让录音室为他录一套音响作为资料保存下来,我们也可凭借录音作进一步的学习。

幸运的是我的这一建议为系里所采纳,由录音室秦以传为他录音。进录音室后,所演奏的曲目是由他自己确定的,当时他一个口气就拉了九首作品。

 
孙文明先生离校之后,我出于对他作品的喜爱,仍然不断地练习和研究,尤甚是《流波曲》我更是爱不释手,几乎每天必拉,后来我和林友仁一道,还将这首曲子改编成二胡、古琴、洞箫三重奏,效果也很好。

一九六二年,在上海召开了全国二胡、琵琶教材会议,全国的二胡、琵琶专家云集上海。陆修棠先生安排我演奏《流波曲》招待这些专家,专家们听了我的演奏,给予好评。特别是二胡专家蒋风之先生,对此曲更是感兴趣,又专门三次请我到他的住处“锦江饭店”为他演奏。后来蒋先生也研究出蒋派的《流波曲》演奏法,也甚是精彩。
 
“文化大革命”一场浩劫,使大量的图书烧毀,大量的唱片、录音被砸碎,这场浩劫之后的1978年,我抱着侥幸的心理到录音室去查看,幸好孙先生的录音没有被毀坏。于是我又抓紧时间将其七首器乐曲记谱,油印于院内使用。
 
1962年年底,孙文明因长期肺病医治无效而去世,我们感叹生之短暂的孙文明,但恰恰是他,将民间音乐的花蕾绽放在高等学府的至高庙堂。或许,他好比划过夜空的流星,短暂但鲜亮,用生命书写了中国民族音乐厚重的绝世交响! 
 
异曲同工之妙
 
孙文明比阿炳小35岁,生活在两个不同的时代,但令人惊异的是两人同样的命运,同是瞎子,同样流浪颠簸以二胡为生,同样向民间音乐学习,丰富并创作了众多二胡曲。

他俩虽没有见过面,却有着一种奇妙的缘份。据说孙文明生前非常敬仰阿炳,虽然没有见到华彦钧,却与阿炳有着不了的情缘,我在奉贤区非遗中心查到有关资料可以佐证:
 
1952年孙文明在上海奉贤结婚后,由比他小14岁的内弟潘根元陪着他并牵引带路、安排食宿、收点钱钞。一次在无锡的客店里他偶然听到了瞎子阿炳的《二泉映月》一曲,急忙打听阿炳的住址,想去拜见他,却没有找到,因为那时阿炳已经过世了。但那首《二泉映月》却深深地印在了孙文明的脑海里。
 
还有一件事,1954年4月1日,他的妻子潘亚娥生下了他们的第一个女儿,孙文明为她取名为“音月”,据女儿回忆,她父亲曾亲口告诉她:“取‘音月’这个名字是为了纪念无锡的阿炳,称颂《二泉映月》一曲,‘音月’与‘映月’音同字不同。”
 
据年逾八旬的原上海民族乐团二胡首席周皓老先生回忆:1958年8月,我受当时的乐团委派去寻找孙文明时,他已到青浦县练塘镇演出去了,当我寻到练塘时,孙文明又到昆山去了,就这样我从昆山追到吴县等地,一直追到无锡,才在一个茶馆里找到了他,巧合的是那个茶馆就是在阿炳的家乡无锡。

周皓很有感触,他说:“瞎子阿炳是无锡人,而我在无锡也找到了瞎子阿炳第二,真是巧合。”

更值得一笔的是,在孙文明的作品《流波曲》中可以看到有与《二泉映月》相似的地方,他吸收了二泉的音调,却又完全符合流波曲的发展逻辑,运用得非常巧妙。
 
如果他不是英年早逝,我想他一定会将华彦钧的演奏风格发扬光大,对中国二胡有着更大的贡献。 

有过之而无不及
 
孙文明二胡艺术成就的萃成,有他丰富的人生阅历,有深入民间的体会观察,更有传统艺术的深厚浸润,是他在博采众长基础上的厚积薄发。在1952年至1962年的十年间,孙文明的二胡演奏在奉贤及毗邻地区可谓家喻户晓,童叟皆知。
 
他与阿炳的共同点是他们都是盲人,有着坎坷凄苦的人生经历,他们的作品根基都建立在传统的民族音乐的基础上,表达了对坎坷人世的感慨,令人超越时代,与之共鸣。

要说不同的话,阿炳和孙文明的创作素材虽然都取自常锡滩簧、江南丝竹和民间小调,但阿炳主要是借鉴了道家音乐,而孙文明则旁及京剧及广东音乐,并将二者巧妙融合在一起。另外孙文明与阿炳毕竟生活在两个时代,他的作品中向往光明的成分要多一些。
 
孙文明的作品及演奏,是二胡演奏艺术中的奇葩。著名指挥家郑小瑛女士在1995年“纪念刘天华先生诞辰一百周年——宋飞二胡独奏音乐会”上,赞誉孙文明是与阿炳齐名的民间音乐家,郑小瑛女士的评价是十分公允的。
 
“论及孙文明在中国二胡领域的地位,人们都知道刘天华与华彦钧,对孙文明很少提及。其实,孙文明对二胡的贡献并不亚于瞎子阿炳,林心铭教授还认为在某些方面甚至超过了阿炳!如果说在20世纪上半叶华彦钧是杰出的民间音乐家重要代表的话,下半叶初当推孙文明。孙文明与刘天华、华彦钧一样,都为中国二胡做出了不可磨灭的重要贡献。”
    
现为上海音乐学院著名二胡演奏家的汝艺教授近年来潜心研究孙文明的二胡演奏和乐曲。

他告诉我,孙文明的创作既不是对前人刻板的承袭、也不是盲目的模仿,而是在传统和民间音乐熏陶的基础上吸收了民歌小调、戏曲曲艺等民间音乐的精华以及前人的优秀成果,而后逐渐形成了自己的音乐风格和演奏特色。

孙文明对二胡演奏技艺的变革与发展有着自己独到的见解和创造性的实践,并且取得了非同一般的成就。 
 
孙文明在二胡演奏中使用了“箫音”奏法以结合演奏泛音与实音,“双弦双马尾八度定音”奏法和“无千斤”大把位奏法等独特的演奏技巧,创造性地发挥了自己的演奏风格。

不但丰富了二胡的演奏技艺、拓宽了二胡的表现力,而且为二胡演奏艺术的发展打开了思路、提供了宝贵的经验和示范效应。

孙文明的二胡作品还充分体现了独创性,他所演奏的乐曲一般都是由自己创作的,他的《弹乐》、《夜静箫声》、《送听》、《人静安心》等乐曲无一不是在二胡曲的创作手法方面开创了先河。而后这些乐曲的创作手法也深深地影响了几代二胡人和与二胡结缘的作曲家们。

孙文明在短短十多年的音乐生涯中,他的成就是伟大的,在二胡创作、演奏技巧的创新、启发和影响方面,他跟刘天华、华彦钧应可说是鼎足而立的。孙文明应与刘天华、华彦钧一样,在中国二胡发展史上占有同等的重位。
 
目前,孙文明二胡演奏技术已被列入上海市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他来自民间、植根於民间、汲取民间音乐的精华后又不断探索,勇于创新,形成了他自己独特的二胡演奏艺术,终于成为继刘天华、阿炳之后的又一代二胡宗师。




路过

雷人

握手
4

鲜花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4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3 个评论)

回复 cynhlyh 2018-1-10 10:41
最近几天看了陈迪栋先生上传的汝艺先生“孙文明二胡作品音乐会”的全部视频,耳目一新。感谢分享者和推介者。
回复 大象无形 2018-1-12 18:00
cynhlyh: 最近几天看了陈迪栋先生上传的汝艺先生“孙文明二胡作品音乐会”的全部视频,耳目一新。感谢分享者和推介者。
      
回复 大象无形 2018-1-12 18:01
谢谢各位楼主关注!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Archiver|爱二胡 ( 蜀ICP备07505298号  

GMT+8, 2018-1-18 03:41

© 2010-2014 爱二胡网 

——我的二胡网!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