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爱二胡 返回首页

二玄古月的个人空间 http://www.ai2h.com/?2484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最初感受的父亲音乐启蒙

热度 2已有 245 次阅读2019-9-15 11:53 |个人分类:杂谈

 
     
    说起对音乐产生好奇和向往,大约还是4岁的时候对音调的好奇开始的。
    父亲在铁路上工作,每天工作十二小时,不像别人的工作那样,每个周日一歇班,而是十天一次轮休,叫歇大班。后来才明白,这是铁路工作的特殊性决定的。父亲每次轮到下夜班休大班的时候,回到家里必先睡上一大觉,吃完晚饭,就搬出一把凳子放在靠墙的地方,抄起他那把有些年头儿的老旧得辨不清颜色的京胡,先是拿出一根像蒲棒一样的松香棒,用洋火点燃,对着琴筒靠着琴杆的地方滴下还带着火星的松油,一会儿就滴了黒黑厚厚的一片。紧接着,一阵滋滋咔咔的地校弦,然后低头沉思一会儿,便左腿翘起了二楞退,把京胡向左边斜着架大腿的中间,昂起头有滋有味儿地拉起了我到现在都叫不上名的京剧唱段的曲调儿来。拉完一曲又拉一曲。每当这个时我都会搬个小板凳在父亲的对面坐下,两手拖着腮静静地认真地看着,听着。只见他捏着弓子的右手时快时慢地在两根丝弦中间回翻飞一般地穿梭着,左手的三根指头也跟着弓子的快慢错落有致地敲打着琴弦,父亲拉琴的动作真真令我眼花缭乱。而蒙着蛇皮的小竹筒里就会发出阵阵高得不能再高的声音来。那富有高低音调的声音高亢而清脆,我就想着这声音一定能破窗而出传得很远,很远。父亲每次这样饶有兴致的拉着他的京胡,都给我留下了很深很深的印象。
    父亲很有音乐天赋,他不仅拉得的一手好京胡,他还善吹长箫呢。他的那支长箫也很有些年头了。歇班的时候,偶尔就会从墙上摘下来,掸掸长箫布套上的灰,抽出长箫坐在床边美美地吹上一阵子。他最喜欢吹的是《苏武牧羊》了,乐曲的名子是父亲告诉我的。那时后我还小,还不懂得张骞出使西域的中国古代历史。但从那悠悠缓缓的洞箫声中,竟也能朦胧地感觉出一丝深沉、企盼和悲切来。随着音调的延展,慢慢地脑海里竟然能浮现出现一幅无限宽广和遥远,而想象不出是哪里的地方,一个人伸开双臂仰望着天空,似乎天空中伴着或雷或雨,或晴或阴令人无比压抑的景象来。渐渐地我的眼睛离开了父亲,歪着头把眼光移向了窗外,在我小小的心灵深处被这悠扬的音调拨动着,不断拨动着,进而带来的竟然是震撼了。原来音调竟能有这么大的魔力,高亢起来能令人鼓舞、兴奋、愉快和昂扬,低沉时来能又让人陷入悲凉的惋惜和沉思。
    音调,它的起伏真的是有生命的,它的起伏能牵动着人的万般思绪和遐想。我深深地被律动的音调迷住了,从此我也越加深深地喜欢各种音调了。至今我的耳畔还能清晰的再现儿时父亲那悠悠扬扬的琴声和萧声。在我上学前的几年里,父亲悠扬的琴箫声一直伴随着我长大。
    这,就算是来自父亲给予我音乐感知上最初的启蒙了吧。

                           谢秉义

                         2019年7月22日


路过

雷人

握手
2

鲜花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2 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Archiver|爱二胡 ( 蜀ICP备07505298号 )  

GMT+8, 2019-11-16 09:47

© 2010-2014 爱二胡网 

——我的二胡网!

返回顶部